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文化 >> 正文内容

陌上花开

发布时间:2021-04-07 19:49:04 作者:李培栋 来源单位:靖边管理所 点击数: 字体:
      今年,陕北的春天明显要比往年来得晚一些,怪只怪前些日子陕北地区的那一场大雪,把刚要露头的草芽冰封了起来,给欲上枝头的花骨朵一场生与死的考验,又赶上连日来西北地区的沙尘天气,我等了好久也没见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佛堤杨柳醉春烟”的早春景象。
      对于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陕北父老乡亲来说,“遇见”春天可能已经见惯不惯了,但是对于我一个在外工作十多年的人来说,去年由于疫情影响,正月、二月不是在单位就是宅在家,没有走出去看看久违已久的家乡的春天带给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,今年虽然天公不作美,还是按捺不住我想出去踏春的想法。到哪里去寻找春的使者,到哪里一睹桃杏争春的绝美景象,感受春风拂面带给我的精神抖擞呢?
      借着赶早春的雅兴,暂离整日工作的地方,沿着高速公路两旁的引线,越陌度阡,邂逅陌上花开。
      就目之所至,暂时还没有达到春意盎然的程度。植物和人类不一样,虽然都具有生命力,但是人类的诞生都是呱呱坠地,似乎在用哭泣向世人宣告他来到这个世界。植物则不同,或破土而出,或爬上枝头,都是悄无声息的。因为它们知道:一枝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你若不去发现,它们才不会大肆宣告:我来了。今年更是受气候影响,千万不要期待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繁盛,倒是要细心留意,那田间小径上的零星小花,看似弱不禁风,实则坚强无比,甚是惹人怜爱,能在今年这种天气报春又静悄悄的开着,已经是幸运儿和佼佼者了,不必过分留恋,也不必伸手去摘,就让它在风中俏皮的站着,就很美好。
      步之所至,地皮上贴着很多不知名的小草,但是最多最普遍的我倒能认识,学名叫茵陈,当地人叫白蒿,有清热退黄的药用价值。小时候经常去山间田野采挖,摘净阴干后,村子里会来收购白蒿的小商贩,用那种大的蛇皮口袋集中装起来,把自己的三轮车装得像一座小山似的。还记得学校也给每个小学生定了几斤的采摘任务做勤工俭学,然后给发一些学习用具等等。这种植物只能在二月采挖,二月过后,就长成无用的黄蒿了,所有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:正月阴沉二月蒿,三月只能当柴烧。
      再越过一条田埂,绕过几棵正欲抽枝吐芽的柳树,此时柳梢头的那丝丝绿意已经留不住我向前的脚步。只见远处雾蒙蒙、白茫茫的一片,我知道是陌上花开了,走近一看,是杏花彼此争春,雪白雪白的,有几只蜜蜂绕着枝头飞舞,大部分已经盛开,只有个别小花骨朵还在等待时机。生活不也是这样么,繁花盛开你别傲,花瓣飘零你别恼。是要见花开,还是要见尘埃,取决于赏花人的心境。
      款款独行,才不致倾溢。随着工作所在地的变动和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喜欢独行和独处,这次能够遇见陌上花开就是我独行的最好见证。在这个尴尬的年龄,能交几个知己朋友可谓千金难求,不过还好,能够迈开腿、管住嘴,和岁月竞走,有春天相伴,河山与共,情深义重,谁敢说我没有朋友。
      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!我不期待良人归来,而是主动上前,与星辰花草为舞,在这草木蔓发的大好时节坚定的走出去。